歡迎來到好大讀書網!

熱門搜索: 
960廣告位

王安石傳

作者:梁啟超是否完本:字數:35萬字更新:2010-02-01

總點擊:

出版:中南博集天卷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下載廣告區塊

公告:

百花傳記(共11冊), 這套叢書還有 《康熙皇帝傳》,《曾國藩傳》,《曹雪芹傳》,《袁世凱傳》,《梁實秋傳》等。

簡介:

1908年的梁啟超特別忙。這一年,梁啟超36歲,距離戊戌變法失敗的1898年,恰好過去了整整10年。
   他暫時退居書齋,一邊讀書著述,一邊繼續為立憲事業大聲地鼓與呼。大約就在這個時候,他撰寫了《王荊公》(今名《王安石傳》)一書)
   這本書二十二章,主旨在發揮王荊公的政術,所以對于王氏所創新法的內容和得失,討論極詳,并且往往以近世歐美的政治比較之。
   千年來,王安石及其新法一直受到不公正的評價,人們把他當作歷史上最大的奸臣,把他的新法誣蔑為“禍國殃民”,北宋滅亡的責任也要讓他承擔。梁啟超寫作《王荊公》一書,就是要為王安石辯誣,就是要翻中國歷史上這個第一大冤案。
   之所以“懷古”,是為了“憂今”:主張通過變法改良而使中國強大起來的梁啟超,很自然的會想起王安石以富國強兵為目的的新法改革。而除了他,在那個時代想起王安石的,還有錢穆等著名學者。
   在梁啟超的筆下,你會看到王安石其實是個“超前”的人:青苗法和市易法,其實是現代銀行的做法;免役法,則是和當代征稅法類同;保甲法,是派出所、片兒警的雛形;而新法本身的實施,更是早于西方的一場社會革*命。今日,很多研究國民財政學和農村問題的學者,是在以西洋糟粕來解決中國問題,如果把荊公當時的新政,拿來仔細研討一番,未嘗不能有一條新出路。
   本書系統論述了王安石的時代政局、思想成長軌跡、執政前后活動、新法內容及成敗、學術與文學、家庭與交友等幾個方面,梁啟超以敏銳的學者眼光、嚴謹的史家筆法,引證史料著作不下百部,并以近代歐美政治為參照,透徹分析了王安石新法的成敗得失;并作“考異”十九條,力圖還歷史煙塵中的王安石以真實面孔。
   王安石變法不是為了追求權力,不是為了追求個人利益,而是徹徹底底的赤子之心。但他富國強兵的變法失敗了,受謗將近一千年,直到百年前與梁啟超相遇—梁啟超是王安石的知己,這本書是最能洗刷“拗相公”清白,還他一個光明朗照面目的傳記。
   讀這本由梁啟超撰述、解璽璋譯注的《王安石傳》,去認識一個真實的王荊公,并看清楚,中國改革為何如此艱難!

豬血圓子第 1 樓

深夜偷讀,王安石傳這本書不錯一見傾心。荊公任公都是我的偶像。這本書讓我認識到盡信書的危害。讓我學到一人當天下安危的氣魄,反思用事接物的技巧。任公未必公允,但立論宏偉,論證嚴密,讓人無以辯駁。讀后再讀林語堂君的蘇東坡傳,當笑談而。

副歌第一句第 2 樓

文言文功底太差,讀的不是原著,頗為遺憾。讀林語堂《蘇東坡傳》時,受林誤導以為王不過一粗俗人耳,新法改革,遇史馬光反對,又貶謫東坡,當時為我深惡痛絕。而今讀信史,方知王乃匡國相才,其《上仁宗皇帝言事書》于當今反腐仍頗有指導意義。

悲酥清風妖第 3 樓

寫的確實不錯,不過是梁啟超寫的,兩個改革者難免猩猩惜猩猩,只可惜我只看過這一本王安石傳,林語堂的東坡傳里又明顯對王安石有偏見,看來以后還是要找其他的版本來對比一下。

淺月里的微笑第 4 樓

很不錯,王安石傳這本書不錯雖說有些美化王安石,但也是后人潑糞在前。梁啟超傾注了很深的感情,大概也是感慨于自己的不得志吧。

紫陌720第 5 樓

毛澤東評王安石“欲行其意而托于古,注《周禮》,作《字說》,其文章亦傲睨漢唐,如此可謂有專門之學者矣,而卒以敗者,無通識,并不同知社會之故,而行不適之策也”可謂精當。梁公此傳為王荊公辯護書,偏頗甚矣。其書體例粗疏,非傳也。此版本為今人白話譯文,非梁及引文原文,加扣一分。

竹軒少女第 6 樓

因為蘇東坡,王安石傳這本書不錯我了解了王安石,林語堂筆下的王安石,讓我有了沖動去讀一本另一種觀點的書,于是,這個成了我的案頭備品。我知道歷史人物的功過不是一家之言,所以讀讀這本書吧,讓你真正了解一個曾經被人誤解的王安石。

紫玥墨兒第 7 樓

梁啟超也頗有意思,不曉得這本書花了他多少時間寫出來的。 不管是什么目的,我們一樣都是熱愛荊公的!

朝一的寶貝第 8 樓

書中關于文人因義氣相爭而模糊爭論焦點的論點很好,展示了有智慧而又賢能的人在死要面子的時候也是可以很忽視事物基本性質的。但這書叫王安石傳不如叫“替王荊公罵回去”來的切題。

  • 資源導航1: 王安石傳全本
  • 資源導航2: 王安石傳下載
  • --- 作者簡介 ---------------

      梁啟超,字卓如,號任公,別號飲冰室主人。廣東新會人。少年得志,12歲中秀才,15歲中舉人。1890年起師從康有為。1895年在北京與康有為發動“公車上書”,參加強學會。旋為上海《時務報》主筆。1897年任長沙時務學堂總教習。1898年參加“百日維新”,同年變法失敗,逃亡日本,先后創辦《清議報》和《新民叢報》。1913年歸國,出任共和黨黨魁,不久又組織進步黨,并任北洋政府司法總長。晚年在清華大學講學。
      一生著述宏富,涵蓋政治、經濟、哲學、法學、歷史、新聞、語言、宗教等領域。其著作編為《飲冰室合集》。
      他是西方學術、思想和文化的傳播者,是民智的啟蒙者。在清末民初這個動蕩不安、急劇變革的時代,能將輿論、政治、學問三者集于一身并能登峰造極者,唯梁一人而已。

    同類推薦

    其它推薦

    960廣告位
    玛雅宝藏官网